荔枝转app最新版手机下载


青宁子给鹿正康施了一个避水咒,再施展分水诀,导引水行灵气把这深池一重重的拨开,直至水底。这池子居然比湖底还更深邃些,且形状颇为规矩,边缘有白玉隐现,雕凿成了莲花的模样,不过整体灵机晦暗,似乎是颇有年头了。

“走吧。不必担心沾湿衣裳。”青宁子踏着云头往下落,鹿正康跟着纵身一跃,反倒先一步抵达池底,光脚踩在白玉莲花池玉砖表面一层黝黑的藻类上,险些没能站稳。

两侧是竖起的水障,依旧在流动着,这个池子水量是相当可观的,分水诀只划开了一个深而窄直的空当,并没有浪费法力把池子排空,再者,青宁子身为剑修,不以法力浑厚自夸,强行要抽空水池,恐怕是有些为难的。

在结丹期就有搬山拿海的手段,普天下是极少的。

鹿正康并不能算作其中一员,他自然可以做到,可他的境界不好与此世通行的丹道对比,一个化魔期横跨结丹金丹两个境界,又有数百人时刻在给他传输法力,本来也不是均衡的对比。

青宁子按下云头,依旧是悬在凌空三寸的高度,池底晦暗,上方的水面又已经合拢,可谓不见天日,这时候,青宁子回过头来看了鹿正康一眼,鹿正康见到潋滟的水流的清波在此地荡漾,也绵密得包裹着她的面颊,一双眼睛骤然得闪烁了一下,就像是在云翳后交替明灭的朗星。

青宁子笑道“倒是忘了你还未学道法,目力不佳。你是否以为我会施法照明啊?不过我可有别的法子。”她轻轻一点发冠,嵌在上面的一颗明珠飞出,悬浮在她头顶六七寸的高度,慢慢释放出清爽的白光来,这一下,周围的光线就充足了。

鹿正康你啊,总是能给我整出点新花样jpg

往池子中央走去,鹿正康看见一条赭黄色的彩绘木桩矗立在水波深处,随着分水诀慢慢把池水推开,这根柱子也显露了真容。

长六尺六寸六分,圆柱的模样,单臂围拢的粗细,表面有山川异兽的涂绘,看着是平平无奇的样子,可表面不曾沾染一滴脏污,周围三尺的地面也无藻类淤泥沉积,白玉色的洁净区域是呈现放射状的。

青宁子在三尺开外就站住了,没有贸然踏入,“先不要着急。这应当是上古修士留下的异宝,那异兽鯥想必与此物是脱不开干系的。”

鹿正康眯眼打量这根雕花的柱子,做工很不错,有山有海的,色彩鲜艳,在水下泡了这么久还不褪色,再者,它周围那些放射状的痕迹也很可疑。

呆萌小眼睛美女运动美照

鹿正康用心印暗自沟通几个住在月轮山区的百姓,询问他们是否知道这个湖泊的来历,他们的回答是,这个湖泊是在十三年前突然出现的,当时这里是一个古老的盆地,还有一些人在此定居,耕作,直到那一天,地下喷出了水流,不断上涨,人们不得不搬迁,这么多年来,盆地变成了湖泊。

还真是时间会改变一切。

这根彩雕木桩必然是导致山洪的根源,也是湖泊的水源,另外,现在的那头妖兽或许也是从这根木头里逃出来的,鹿正康看到了鯥的画像。

青宁子虽然没有鹿正康那样的消息来源,不过她也大致可以猜出真相。

“这件宝物,居然是乾坤道器。”青宁子惊异地赞叹,“鹿油油,不得不说,你的运气真的很好,是福源深厚的。若不是你起意要来探索,我便错过了。难怪师父说我虽然天资优厚,却不是有福的。”

鹿正康装作懵懂,“什么是乾坤道器?”

“这世上虽然道法玄功无数,可想要搬弄宇宙时空总是很难的,传说有些流传久远的宗门都有奇异的阵法,可以在虚空中开辟一方宇宙洞天,我们青莲剑宗虽然也是世间有数的仙家,雄踞蜀山青莲洞天,可此洞天非彼洞天,二者同名而不同种,个中差距不可以道理计。眼前这桩道器内便有另有乾坤,或许是上古宗派传承宝库。”青宁子说话的时候,多少透着一点紧张的闷气,“鹿油油,你莫觉得我们宗门没有这般异宝就平白比旁人弱几分,这种异宝本就是锦上添花之物,哪怕没有也不妨什么,而若实力低微者占据了,反倒有害无益。”

鹿正康默默解开法力束缚。

青宁子还十分欢喜地说道“没想到这次出来寻到这般宝物,待我传信给门派,派几位元神长老来收取,鹿正康,有此一功,你可直入我宗真传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

青宁子诧异地回过头,“什么不必了,你还是不想入我道门吗?你莫倔强,人生苦短不过百年,若是修仙有成,可享万载逍遥,彼时你再要寻什么良人,更为便利呢。”

鹿正康默默捏了一个宝瓶印,周身空气骤然变得阴冷,浓烈的血气在他方圆十丈的区域内升腾起来,绑住头发的布条炸开,一头浓黑的发丝在汹涌的法力余波中飘漾如狂澜。

青宁子脸色一下就变得煞白。

“你……你竟是魔道妖人!”

鹿正康无边无际的法力径直把整个幽深的水域部掀起,炸裂成漫天滚滚的白云,猩红的血光将千里的苍穹都染得通透,月轮山脉被血光笼罩,先前妖兽鯥的尸骸被转瞬抽干化作齑粉。

数万阴兵在虚空中浮现,余蝾化身阵法枢纽,将这些赤鬼众链接为一体。

回阳、转体!

万鬼执念化作无边异力,刹那便灌入鹿正康体内,他周身法力塑形,造化外道魔相,千手千面,各持冥器,各佩鬼面,正是显化了赤天镇狱明王真身。

青宁子见到这身长数十丈的魔相,当时便觉得魔音灌耳,心神失守,体内法力暴走,莫说反抗,竟是连动动手指都难!

“青宁子,这可是我成道的根基,你便暂时留在我身旁吧,也莫想着给谁发什么讯息了!”

魔相竖起当中的手掌,朝这位结丹期的修士一指,澎湃的咒力当即将她法力尽数打散,并且阻隔了她身经络,封闭了她的精气神三处枢纽,将之打落成了凡人。

月轮山脚下,净菩提尼姑见到山中魔气滔天,顿时面色惊变,刚想传讯给自己的几位道友,这时候遏行云悄然走到了她身后,这匹妖马很顺从,鹿正康不让她说话,她就一直不曾说过话,而今,正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的时候。

她那较之寻常马匹更为粗短的脖颈里藏匿着一条厚重的声带,遏行云放声长嘶,声如百千雷霆炸裂,刹那间声浪将周围新建的屋舍都震塌,净菩提骤然遭受袭击,耳鸣头疼,眼前发黑,脚步颠倒。

遏行云的兜子里飞出一道青黑的光,正是无烦恼子,猛地套上净菩提的头颈,法禁生效,把这个结丹期修士的法力一股脑染化成了赤天魔气,随即也封禁了她的浑身经络,使其动弹都动弹不得。

鹿正康收回法相,遏行云的一声吼将几十个无辜凡人给震杀,这些魂魄也都归入冥府。这些灾民在心印安抚下迅速镇定下来,将瘫倒在地的净菩提送到干净的房间里严加看管,尽心照顾不提。